一種真實,各自表述:《回溯重構:1967》觀後感

回溯重構1967
麥芷琦

麥芷琦。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本科二年級生。

SHARE
一種真實,各自表述:《回溯重構:1967》觀後感
Yellow
ArtsSharing
Green
1967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對一條褲製作的印象便和「紀錄劇場」掛勾起來,大抵是其近年致力發展此劇場類型所致。何謂「紀錄劇場」?據劇團之介紹,「紀錄劇場」乃「以真實事件或人物為研究對象,搜集有事實根據的材料,選編演繹成為戲劇演出」之劇類,其對「真實」之強調非傳統戲劇構作可比。從第一套看的《猥褻 —— 三審王爾德》到後來的《同志少年虐殺事件》,一條褲製作讓我認識了這在華文界仍較新穎的劇類,並對其「透過戲劇匯報事實」之實驗性深感興趣。

然而,看此類舞台劇有一大困難 —— 紀錄劇場對事件之研究十分深入,所以若非觀眾對該事之時代背景有一基本認知,則難以跟上由「訪問、新聞報導、正式文獻」等編輯而成的內容節奏。以之前看的《猥》和《同》為例,由於二者皆為外國翻譯劇,其反映的歷史「真實」總使我有代入之困難,每次也要花大量時間看歷史資料才能理解一二。但這次終於看了一套以我熟悉的地方 —— 香港為背景的歷史紀錄劇,當中的體會自然有所不同。

如劇名所示,《回溯重構:1967》探討的是英治時期於香港發生的1967事件,回顧了五月風暴、空降僑冠、沙頭角槍戰、真假波蘿陣等大大小小的歷史片段。作為回歸後出生的一代,我對 67 事件本就認識不深,僅是在中學歷史課略有所聞而已,身邊的長輩也甚少提起此事。在一知半解之下,我也和大多人一樣稱事件為「六七暴動」,但對說法中的「暴動」卻不曾深究其義。因此,《回》對我這種「人云亦云」的思想造成巨大衝擊:舞台劇沒有偏袒港英政府、左派、或市民任何一方,它透過研究所得的真實資料,呈現了各持份者之意見及不同歷史記錄之版本,使觀者意識到事件之立體和複雜性。例如敘述記者吳在城被捕一事中,劇以交叉形式展示了警方和記者雙方之陳詞:警察指出吳在示威人士之間有煽動群眾之舉,而吳則指自己在人群中僅作採訪拍攝等行為;又如敘述當時傳媒對 1967 事件的總結時,並置了代表港英政府的《香港年刊 1967》及左派《香港風暴》之報道,呈現出二者因政治立場迴異而正反對立的評價。究竟誰曲誰直,誰是誰非?從《回》的多角度論述及辯證來看,沒有人能為這場「羅生門」妄下一蓋棺定論。

  • 攝影:Cheung Chi Wai
  • 攝影:Cheung Chi Wai

就在看這些歷史文檔互相「撕磨」的過程中,我想起了《莊子.齊物論》的一句活:「彼出於是,是亦因彼」,陷入思考何謂「真相」的旋渦裏去。難道真如莊子所說,世事皆為相對,我們受主觀之局限而終無法得真實之全相?然而,《回》雖能激發我的思辯,它卻不能為我提供一個滿意答案。要知道,「紀錄劇場」乃作者透過編輯歷史資料而建構一有主題導向的事件 —— 它只是「真實」的再現,並非真實本身。而據導演胡海輝在場刊所寫的感言,此劇重演之目的為「引起更多人對 1967 事件的反思,從而增加對香港歷史之認識」,可見其主旨在於「提出一些問題」而已;至於事件究竟是「六七暴動」還是「反英抗暴」,始作俑者是左派還是港英政府,則要靠觀眾自己分析其來龍去脈以得出結論。

從懷疑自己到懷疑紀錄劇場的真實,《回》賦予了作為觀眾的我一種能動性 —— 這或許就是導演所期望達到的效果。對於 1967 事件的解讀,舞台劇是持開放態度的 —— 每個人也擁有不同的看法和反思,此可體現於演員於結尾的心聲表述。最後一幕名為「2047 的 1967」,編輯呈現的不再是由歷史資料重構的 1967,而是演員們 2017 當下的真情實感,以及對 50 年後即 2047 的盼望。有的透過 1967 反思近年的社會運動,就像歷史一再重覆發生;有的則想像 2047 的香港模樣,思考那時候人們會否記得這件 80 年前的「舊事」。仍記得看這幕時,我的身旁傳來一陣哭泣聲,用餘光瞟過去,我看見一位中年女士在默默地抹眼淚。她像是被演員的話勾起某些回憶,所以才有此自然流露的反應 —— 彷彿之間,舞台與現實的界線在我心中變得模糊,因為女士和舞台上演員所流的淚一樣,都是如此的真實。

至於 1967 對我有何種意義?目前我還沒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表述方式。但人生漫漫長路,只要繼續努力思考探索,總有一天會找到的,我相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