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作之前,我們要找到鬱結的出口 —— Chris Evans, Pak Sheung Chuen 白雙全|Two Exhibitions 雙個展

PakSheungChuen
Bobo Choy

相信藝術取材生活,滋養日常。嘗試帶著好奇出發,與大家遊歷藝術,尋找心靈的落腳點。

SHARE
振作之前,我們要找到鬱結的出口 —— Chris Evans, Pak Sheung Chuen 白雙全|Two Exhibitions 雙個展
Blue
Art
Purple
白雙全
Yellow
graphics

如果社會權力關係被放諸於藝術創作的領域,會蘊釀出怎樣的想像版圖?這是Para Site藝術空間舉辨《Chris Evans Pak Sheung Chuen 白雙全|Two Exhibitions 雙個展》想要提出的問題。

單憑展覽名稱聯想,這似乎是兩位藝術家個人作品展而已。不過二人從自身與社會不同權力關係中的經驗取材創作,作品所投射出的權力矛盾,卻又是我們日常經驗中的共嗚。特別是白雙全的作品對應香港近年最大型的群眾運動「雨傘運動」,直接與當代社會呼應,將我們帶回一個大家共同經歷、見證的時空,成為我們與創作品之間的共同語言,能閱讀和了解彼此的感受。

Chris Evans 的創作嘗試模擬大眾與政府機關辦事人員交涉時的情景,抽取其中具代表性的物件 —— 那塊設於窗口的透明對話屏障 。透明對話屏障將官員與市民分隔,兩者既互相清晰而見,但無從捉摸。我跟隨行朋友夾在屏中間談話,角色扮演,聲音經過屏障前幾個小洞,我們的對話被壓縮而過,是失真是被糢糊......還是聽不清楚?一切意會, 不言而喻。

  • Chris Evans在每件屏障下方都加上一塊象徵「牛舌舔」(cowlick)的浮雕雕塑。「牛舌舔」在英語國家被用來形容額前的一撥散亂瀏海。我不其然撥撥額前的瀏海,剛才在酷熱下走了一段路,微泛汗水的額頭黏濕了幾小撮髮絲,阻礙視線,渾身不自在。

白雙全則是進行一種自我療癒式的創作。

他鬱結始於三年前雨傘運動,其後進入法院旁聽不同社運人士被起訴的詅訊,在聽審期間進入了一種安定的抽離狀態,開始隨意在筆記簿上塗鴉寫字,並隨後把這些手繪紀錄轉化為抽象的符號和圖像,終於為抑壓已久的負面情緒找到出口。

看著白雙全在法院聽訊的筆記本塗鴉,一頁頁地並排展示在玻璃櫃內,湊近細看,滿佈一堆堆細密的潦草字。記錄日期大多是2017年7月或8月,才不過是兩個多月前的事,被判有罪的社運人士仍在牢中服刑,但筆記被井然有序地安放在冰冷的展示箱內,仿如一件件把歷史存封的信。隔著玻璃閱讀這些過去,時間的流轉好像比平常快,快至我們未有足夠時間梳理過去,就要迎上當下的難關? 我彷彿聽到藝術家正翻筆記本頁,還有筆觸在紙上快速來回的聲音。在法庭內雙方陳詞覆問答辯期間,白雙全為自己在這嚴肅氣氛劃出一個喘氣的空間,承載起他久積下來的悶氣。

  • 急速筆跡記下的是一種焦急和百感交雜的狀態。(截圖自展覽場刊)

其中,有件作品的記下這樣的注釋:案件CAAR4/16:2017年8月17日於高等法院第七庭審訊,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庭內連大堂坐滿了百多人。我在庭外旁聽席聽完整個審訊,期間做了四頁筆記,文字記錄了現場實況,圖畫描繪我此刻情緒細微變化。4:11宣佈判決前一刻,三位被告突然笑笑口從法庭走出大堂(我估是去洗手間),接着又笑笑口進入庭內,席間大家不約而同鼓掌叫他們「加油!」黃之鋒回頭鞠躬以示感謝。最後法官宣判三人刑期,分別是六個月、八個月和七個月的監禁,即時執行。全場嘆了一口氣,寂靜;然後法官退去,示威者大叫「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感謝他們三位最後出現在眾人面前溫暖的笑容,他像一點光給我們仍有一點希望。 (摘自白雙全Facebook)

法庭聆訊成為白雙全這次創作的激發點,把旁聽期間個人體會和感受,轉化成不同視覺圖象,創作出一系列抽象並有點玩味的黑白封印,連同掛在入口處一張張顏色平實的<噩夢牆紙>。封印是要把過去立檔存檔; 牆紙就是那完完整整黏貼在牆上一張花紋紙,表面是裝飾,實情是噩夢,一刻黏上從此揮之不去。

展覽同時是一個小文獻(archive),展示他在雨傘運動、2016年農曆新年的旺角騷動中儲下有關的物品、攝下的相片,甚至他是日常生活在中,捕捉到運動和衝突過後痕跡的紀錄,也是屬於我們能共同擁有的記憶。無論是一把縮骨雨傘、一抹潑油的痕跡,如此尋常和微不足道的都能牽動他內心感受。當中,他記下了自己在香港警察總部外牆出現的一處白色圖案的考據,從網上追溯過去同一位置的街景圖,估計白漆遮蔽底下的字詞或塗鴉。

為了一個白色圖案尋根究底,因為它在灰磚牆上是如此突兀存在,又一「此地無銀」之作,愈遮愈明顯,教我不其然想起,已故意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於《看不見的城市》寫道:

「城市不會洩露自己的過去,只會把它像手紋一樣藏起來,它被寫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護欄,樓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線和旗桿上,每一道印記都是抓撓、鋸銼、刻鑿、猛擊留下的痕跡。」

想到剛剛過去9月28日,社交平台上一系列的回顧雨傘運動三週年的分享,此起彼落。權力之間的矛盾,看來從都是一場無休止的爭戰。我們早已習慣的官民關係、一場發生在三年前的騷動,都被堂而皇之地安放在展館裏,Chris Evans和白雙全的創作,給我額外創造出一種平靜和安全的距離,從微細中審視權力角力,也重新走進雨傘運動的回憶中。特別在資訊爆炸與言論戰覆天地的生活中,這既是紛擾裏的一種實踏的安撫,也是一種溫柔但有力的提醒:如果依然乏力前進,我們先一起安頓鬱結。

------------
《Chris Evans, Pak Sheung Chuen 白雙全|Two Exhibitions 雙個展》
日期: 2017年9月23日-12月3日
策劃:周安曼(Freya Chou)
地點:Para Site藝術空間(鰂魚涌英皇道677號榮華工業大廈22樓)
網址:www.para-site.art
*免費入場*

  • 磚頭被抽離於街道,並放置在玻璃箱內。對你來說,這仍是一塊普通的磚頭嗎?(攝:Cally Yau)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