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的遊樂場 未可預知的恐懼

鍾燕冠

本人在大學期間主修新聞系。從事傳媒工作七年,曾在報館擔任副刊記者,從而接觸不少文化藝術的資訊,培養對藝術的興趣。

SHARE
清空的遊樂場 未可預知的恐懼
Blue
Art
Blue
銅板蝕刻

「Risseldy, rosseldy, mow, mow, mow」—— 熟悉希治閣電影《鳥》的人會記得這句民謠,飛鳥來襲,電影中小孩重複詠唱民謠,把人們潛藏內心的恐懼激發出來。如夜半走進無人的遊樂場,原本充滿歡樂的場所,忽然變得陰森、肅然。人們在日常中可能沒想過,當突發事情發生時如何應變。

藝術家黃麗茵個人展「Risseldy, rosseldy, mow, mow, mow # 3」,用銅板蝕刻油墨代替畫布,她在 2013 年的個展「An isolated chapter」已經用銅板創作。將酸性物質倒在金屬上,營造損耗侵蝕的表面效果,帶出傷痕、恐懼的感覺。在清空的遊樂場上只留下支架和零碎的遊樂設施,覆蓋上一層一層的深刻腐蝕色調 —— 紅色、綠色、生銹的銅色,一種未可預知的事情即將發生,帶動觀眾情緒,藉此探索在沉寂的空場中產生的生理和心理反應。

黃麗茵透過重複和缺失的狀態,體現事物帶來的影響,她經常採用銅板蝕刻進行創作,銅板隨著時間退化,如褪色的情感逐漸被取代、淡忘,直至消失。

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黃麗茵一直在澳門和香港兩地遊走,作品多帶出時間、空間的迷離狀態,此次「Risseldy, rosseldy, mow, mow, mow # 3」是同一主題第三次創作,「Risseldy, rosseldy, mow, mow, mow # 1」在 2016 年展出。此次作品較為不同的是以數碼方式,移除了場景中的鳥隻和受害者,留下空鏡讓觀眾置入其中,聯想恐怖景象,感覺不寒而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