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劇場也可以感性

攝影: Jimmy Lo
妙人

資淺戲言/研人

SHARE
紀錄劇場也可以感性

台上堆砌了像積木般的、大小不同的方體箱子;主色調為白色,但某些方面呈不同粉淡色系列的黃橙藍綠,散發出温和的氛圍。兩位男演員抬着箱子分別從觀眾席的左右上台,引領觀眾從現實世界轉視舞台上的世界,從而展開引錄劇場《我的父親.我的兒子》的演出。

這舞台上的世界主張現實主義思想,以引錄劇場為創作方法。創作團隊訪問了多對父子,也包括年輕演員們自身和其父的經歷。由年青編劇鄭廸琪從訪問中選取能觸動她的話語,一字一句準確地寫成演出的對白,演出的紀實性便由這些真實話語呈現出來。導演鄭傳軍意圖透過這演出去表達父子在不大愛溝通下的關係。與「一條褲製作」以往的紀錄劇場不同,今次舞台上再現的,不是政治歷史或特定人群,而是社會家庭人倫關係的現實。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演出沒有具強烈戲劇性的故事情節,而是由呈現不同主題的話語場景構成:如父親的育嬰趣事、父子溝通的隔膜和關係的疏離、兒子追溯父親和祖父的關係及父子的相互理解等。引錄劇場著重口述語言的特性,演出中父子之間平實的日常對話,正正突顯了親情的樸實和自然。

雖說四位演員們分飾十八個不同階層的父子角色,但是演員們也是受訪者,某些角色正在描繪、重現演員在現實中如何作為兒子的身分生活。換言之,演員們也要表演現實的自己。因此,這些也表現為素人演員的專業演員便需在演出中表演三種不同的角色:他人的角色、演員的角色和現實自己的角色。在體驗代入他角時,可能演員們的資歷不深,未能突顯角色的性格特徵。但值得一提的是:不像曾在過往的紀錄劇場演出中看到的那些裝腔作勢、極度生硬的老角表演,這些年輕演員們只用自然的聲線動作,加上真摯的情感去飾演父親,表現也算得上不過不失。透過直接向觀眾介紹角色,如潮州老豆,演員們表現自己身為演員的角色,將演員和觀眾在劇場現實的距離拉近。然而最為感人的,正是演員們在舞台上表現自己在現實中作為兒子角色時,內心所流露的真實感情。其中,演員嚴鉅乾作為孫兒懷念曾擔起父責、已故的外公,他展現的不捨悲傷之情,自白時的涕淚淋漓,感人心脾,彰顯了那份情感關係的澎湃和重要。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過去的紀錄劇場演出多敍事說理,著重觀眾的理性反思。但《我的父親.我的兒子》給予觀眾的審美經驗正產生在感性共鳴上。除了生活感强、剖白般的紀實話語外,素人演員著重於以自然的演技表露真實情感,讓觀眾心生感動之餘,也會想起自己似曾相識的親情經歷。初演後也有劇評和觀眾表示對那感性親情和關係感覺尤為深刻。真實不僅反映於外在的物質世界上,也能發生在內心感覺中。若紀錄劇場日後能多以感性為創作主軸,相信將會有別開生面的風貌。

觀賞週六下午場演出的多是上年紀的觀眾,估計會發出作為家長的迴響。可是,年青觀眾在哪裏呢?這讓我思考到紀錄劇場的社政效應問題。如果這演出能擴展成為社福團體的文化藝術活動,讓家庭成員共同參與創作演出,可能這體驗性的戲劇經歷能改善人倫關係和家庭問題。這樣,紀錄劇場「改變社會」的功能,便能真正得到實現。

(編按:作者所觀賞的節目《父子母女一場……》(重演)包括兩齣原創短劇《目送背影》和《我的父親・我的兒子》,本文只集中討論《我的父親・我的兒子》一劇。)

一條褲製作《父子母女一場……》(重演)
觀賞場次:2017年12月9日,下午3時,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 攝影: Jimmy Lo
  • 攝影: Jimmy Lo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