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溫度的「氣象台」與「靜聽深度」

張煒森

張煒森,專寫當代藝術,只想單純地以視覺文化的角度閱讀作品與展覽。獲香港藝術發展局2016「藝術新秀獎(藝術評論)」。

分享
兩種溫度的「氣象台」與「靜聽深度」
Green
Exhibition
Blue
Art

寫聯展從來都是令人頭痛的事,先不談你只能重點地寫某藝術家某作品的取捨問題,就算展覽有明確的框架與策展方向,但基於藝術語言的多義性,再者每人的創作總有它自有的維度與溫度,如果策展時將某一類型的作品歸類,難免其他人亦有其他的看法。而本年接近尾聲的時候,則有兩個性質可以類比的展覽,一是中大藝術的「藝術,是文化的氣象台」(下稱「氣象台」),以六十周年的歷史向度出發。無獨有偶,剛巧香港藝術中心的「靜聽深度」展出香港藝術學院廿年來廿九位校友的作品。

  • 「藝術,是文化的氣象台」—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六十周年專題展覽

兩檔展覽一是藝術系六十周年專題展,另一個校友聯展,但其實都可歸納為同樣以院校、校友為核心的聯展,參與的藝術家與展出的作品均有代表性,要是單獨看每一件作品都有可觀性,而從這類聯展當中,除了看到藝術的多向性外,我們其實在看什麼?更準確來說,展覽要演述些什麼給觀眾看到?以這兩個展覽為例,他們似乎走著迥異的路。先略提一下中大藝術的「氣象台」,其策展的框架與理念還是清晰可見,作為香港藝術教育的中流砥柱,展覽名稱乃出自創系系主任陳士文的〈藝絮〉,已幾乎道出了他們帶著極濃歷史的傳承與責任,取向也符合中大藝術的學術身份。或者你會發現,不大不小的作品也成為了展覽的主調,由於空間的限制,要展現藝術系整體的光譜難免有點難度,亦沒有作出「晒冷」式的展示,展覽大概呈現出中大藝術宏觀視野下的面貌,要是你由純粹欣賞作品的角度出發,大概這次展覽未必全然能夠滿足你的胃口。由昔日不同年代老師的作品甚至如劉國松、丁衍庸等的作品圖像,到今日藝術家如羅玉梅、嚴瑞芳等自成藝文機構的脈絡,策展將之畫分成不同的分類,展覽無論是藝術類型、精神、藝術圈位置上的承傳與可能性。這大概是一種藝術系在前,老師與系友的作品在後的方向,是以師生的發展維度呈現出中大藝術的特質。

  • 「靜聽深度」—香港藝術學院Alumni Network 展覽 2017

相較另一檔展覽,由香港藝術學院Alumni Network 策畫的「靜聽深度」,無論是展覽如何成型,展覽實踐的方法也跟「氣象台」大相逕庭,他們沒有「話當年」或整合年資較少的香港藝術學院廿年歷史,無意從歷史的脈絡中加上駐腳。按引言所述,這次選擇藝術家的考慮點在於「很強個人風格和成熟創作手法」上,明顯地這次展覽以校友藝術家的作品為主導(再者展覽中的作品會作出售用途,部分收益捐贈學院)。這種取向使觀眾的焦點放到作品上,亦非呈現出藝術家在藝術圈發展上的方向與影響力,在這種方向下,「靜聽深度」也成為一個很典型的藝術展覽,每個作品都在獨自說故事,觀眾無須額外思考太多藝術以外的事物,而是專注藝術家的視角、經驗與創作。而眾作品在觀感上確實來得十分精緻安靜,藝術形式分明清晰,就算是盧樂謙充滿鐵鏽的雕塑,也可留意當中精細的空間處理與傳統的雕塑想像;葉曉燕《我沒有什麼想說》系列以如畫般的攝影,帶出唯美的美學價值。這麼一個校友聯展,既可視為一個聯繫網絡的開端,亦發覺廿年來這裡也確實出產過不少具實力與潛質的藝術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