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彘的最終幻想:《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未完待續

麥芷琦

麥芷琦。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本科二年級生。

分享
人彘的最終幻想:《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未完待續
Yellow
藝術分享
Blue
Theatre

成長,是一場從豬變成人彘的酷刑。

「唔該,我想買呢套戲 ……」人彘隔著一塊玻璃,站在櫃台前把一張舞台劇的宣傳單張遞給售票員看。
「你想睇邊一場?買學生定係成人飛?」售票員一邊機械式地輸入電腦資料,一邊問道。
「29號嗰場,成人飛。」人彘往銀包掏出二百二十元。
「確認一次,你買既舞台劇名係:與未成年⋯⋯ 啊 ⋯⋯呵⋯⋯」售票員說話突然變得支支吾吾,臉上露出一個尷尬而帶諷刺的笑容,彷彿意識到什麼驚奇的事。她在列印戲票時又和旁邊另一個售票員交頭接耳,只聽得末尾的一句:「竟然有戲改啲咁嘅名⋯⋯」
人彘一臉疑惑,望了望手中的宣傳單張,上面寫著:《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在明白售票員謔笑背後原因的同時,人彘像是被人當眾羞辱似的,心中的慍怒油然而生。
「砰!」一瞬間,櫃台前的玻璃窗碎裂一地,人彘握成拳頭的右手鮮血直流。售票員身體插滿一塊塊玻璃碎片,表情也頓時凝固了。人彘從窗口揪出血淋淋的她,拼命地往那紅腫的臉打下去,骨頭和骨頭之間的碰撞、斷裂聲越是清脆,臉上的血肉就越是模糊。
「X 你,你笑嘜 X 嘢?人地套戲改咩名關你 X 事?」人彘雙目怒睜,在售票處竭力地嘶吼,聲音大得整個會堂也能聽見。售票員被他打得癱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其他人見狀便驚慌地散去,留下的也只是腿軟跑不動而已 —— 剛才同樣嘲笑人彘、現跪在角落瑟縮發抖的另一個售票員正是如此。
人彘自豪地想,世界就充斥著無數自以為是的蠢材,不教訓他們也是對不起自己,潛藏於意識深處的原始衝動在這刻得以完全釋放。彷彿之間,人彘記起了一個年代久遠、被自己刻意遺忘的名字,但他說不出口。
……
「呢度一張29號成人飛,不設劃位。」
「唔該哂。」幻想終歸幻想,人彘已不再是年少時輕狂的自己。現實是,他紅著臉接過戲票,便馬上轉身離去。步出會堂之時,人彘仍能聽見售票員的嘲笑聲,但他什麼也做不了
—— 從青春獨異進入群體社會,人彘明白,這就是成長必須面對的殘酷真實。


看完舞台劇,人彘約了朋友到附近的韓國燒烤店吃飯。
「你頭先睇個套係咩戲?」朋友在鐵板上烤著五花肉,是豬的腹部。人彘總覺得肉是從自己身上切下來的,肚子有種無端的疼痛感。
「套戲講兩個廢青既生活,佢地日日落disco跳舞,好似唔洗返學咁;又不時FF自己係世界嘅主角,你話係咪好白痴?」人彘也吃起五花肉,一開始放進口時還嗅到一絲血腥味,但不久便習慣成自然了。
朋友呷了一口茶,道:「能夠視自己為公主王子、其他人為廢物蠢材,其實係一件好奢侈嘅事。」
人彘怔了一怔,像是被什麼刺中了心坎處。此時,在鐵板上的五花肉已被烤焦,變成啡黑色的糊狀物。生命的紋理也腐爛得不能辨別,化為灰熆是可預見的事。
「或者你講得啱。依家嘅我地,已經失去左幻想嘅勇氣。」
坐在朋友面前,是長大成人後的豬仔;而坐豬仔面前的,正是分別多年的大豬。一切,彷彿不曾改變,但又在無形之間,已變得不成模樣。

(後記:這是一個結合了真實生活片段和舞台劇人物的觀後感故事。關於被售票員取笑的情節,乃真有其事(當然我沒有打人和罵髒話),當下心情固然不快,但後來又覺得頗有趣味,因而在此化作故事一部分記下。)
設計對白《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

編按:彘的意思就是豬,人彘是始自西漢時讓活人變成豬的酷刑。方法是砍斷四肢;剔除全身毛髮;挖去雙眼;注銅入耳使其失聰;灌暗藥下喉嚨,割去舌頭,使其喪失語言能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