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由自主」— 真的是愛嗎?

Chermaine Lee

現於香港大學修讀新聞學碩士,曾為國際豪華遊艇雜誌擔任編輯工作。熱愛文字、話劇、電影、藝術展覽,空閑時愛旅遊、登山、寫作和瘋狂騷擾貓咪。

分享
「愛,不由自主」— 真的是愛嗎?
Blue
movie
Orange
Japanese
Blue
Romance

曾看過林詠琛的一本小說,說到「大概不太愛自己的人,才懂得去愛人」。漸漸長大就發覺,不愛自己的人都很容易陷入苦戀,因為把對方的位置放在自己之上,那種病態的美化和依賴,也許可以淒美,但同時叫人感到極為無奈,因為那並非愛情。不少師生戀都有類似的傾向,但日本電影「愛,不由自主」中的一段更是虐心。

在中學遭欺凌的女學生工藤泉(有村架純飾)在寂寞悲憤下,遇上她視之為救贖的葉山老師(松本潤飾),從而加入戲劇社,文靜的她漸漸把愛和人生重點都放到了老師身上,優柔寡斷的老師因婚姻的不順而對泉明顯的愛戀欲拒還迎,曖昧不清。同學小野(板口健太郞飾)開始時是個溫柔暖男,在跟苦戀得累了的泉交往後卻表現出無理的佔有欲和粗暴,加上泉對老師無法割捨的依戀,導致二人分手,但老師終於明白自己其實只視泉爲一種依賴。

導演匠心獨具的象徵運用叫人欣賞:一場雨令泉回憶起老師,而每次老師的出現都有著水或雨,象徵二人剪不斷,理還亂又壓抑的情感,那種不能宣之於口的情感衝動並不是來自師生戀的禁忌,而是二人無法理解自己所生的無奈;擅造鞋的小野爲泉穿上平裝女鞋,分手時卻迫她要脫下,青春的溫柔和不成熟都真實地呈現出來。

雖然是三角戀,但重點還是放在泉和葉山的師生戀中。二人都想逃避現實,無法接受孤獨,因而互相依賴,但又隱晦曖昧,看到半途已令人感不耐。加上對白無推進劇情作用,每句之間延到三至五秒,壓抑之感更重。 泉的角色更有wallflower(意指社交不順的人)之嫌,有著精緻但故意的微笑和常有的沈默;老師的情感不太出,明明是成人卻比兩個學生更優柔寡斷,令人著實無法喜歡這兩角。在離別時,泉在火車上看著在遠處揮手送別的老師時的欲語還休和淚水是深刻的,但無法不承認的是,二人之間的並非愛情 —— 他倆根本不了解對方,能談什麼戀愛?不了解之下只有欲望和未得到的憧憬,靠近多一點就容易破碎。

日本小說、漫畫和電影都不乏師生戀,似乎仍有新鮮感,也許代表這種禁忌還是十分普遍的。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的師生戀都是男老師配女學生,似乎男性主導的社會仍是根深蒂故,而且社會過於壓抑,令日本的創作都怪誕離奇,有兩極化的傾向—— 主張純愛的國度同樣是亞洲色情電影最發達的地方;最著重身份責任的日本人卻最愛禁忌題材的電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