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主義愛情喜劇《箍煲band友》中的小確幸

Chermaine Lee

現於香港大學修讀新聞學碩士,曾為國際豪華遊艇雜誌擔任編輯工作。熱愛文字、話劇、電影、藝術展覽,空閑時愛旅遊、登山、寫作和瘋狂騷擾貓咪。

SHARE
後現代主義愛情喜劇《箍煲band友》中的小確幸
Blue
movie
Orange
Sundance Film Festival

Anna說:「Failing makes you a failure.」
Ben 回答:「No. Failing makes you an artist.」

對白簡潔有力,只這麼一句,比任何鼓勵的話更帶力量。在這裡那麼著重個人成就的社會,我們都是失敗的常客,就因這麼一句,筆者竟有感而落淚……

  • Photo credits: Sundance Film Festival 2017

這是2017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的精選愛情喜劇《箍煲band友》(Band Aid)中最叫人難忘的對白,這種帶點無奈感的現實愛情故事叫人最有共鳴,能再三回味。它寫實、幽默又清新,由劇本、選角、音樂到場景均表現出色。故事由老夫老妻的經典吵架過程開始:Anna(Zoe Lister-Jones演)和Ben (Adam Pally演)因誰負責洗碗的日常小事開始互相人身攻擊,提及對方陰私,其中一方更奪門而去。

Anna是Uber司機,怨氣重重。當年的小說沒遇上伯樂,出書夢成空;Ben逃避人生,整天在家,不再畫畫,已無二人相識時的藝術家模樣。生活不順,覺得自己是loser,而且夫婦總是吵架。一天吵得累了,竟萌生夾band寫吵架歌的念頭,加上古怪鄰居作鼓手,成立了名爲Dirty Dishes的樂隊,從中重拾生命的熱情。

  • Anna和Ben總是吵架
  • 劇作、導演兼主演Zoe Lister-Jones分享創作靈感

當然,這不是那麼簡單的故事:熱情維持不了多久,他們開始發現自己逃避了太久、不敢宣之於口的慘事 — 前一年的流產。 觀眾能感受這兩人對生命的無奈,只有吸大麻時才有一刻的精神逃避,有那一刻的放鬆。直至他們開始明白大家的感情宣洩的方式不同,明白Anna因不受理睬而生的歇斯底理,了解Ben凍結悲傷後的冷漠,二人的傷口才開始結疤。

完場後,劇作、導演兼主演Zoe Lister-Jones跟大家分享創作的靈感,提到自己一直對男女長期關係中的角力很有興趣,而且荷里活著重金童玉女的完美夫妻形象,因此寫了一個圍繞爭吵的故事。

筆者看完電影後立即想到「adulting」這個字。這字在美國十分流行,形容成長的過程,開始肩負起社會的責任,因為growing只是年歲的增長,並非等如心智更成熟。 在香港,有多少個人已完成adulting的過程,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可憐的是,成年的我們已沒有可犯錯的奢侈,有什麼傷痛、心理問題等都恥於開口,只好裝得完美。

筆者喜歡的是,角色能成長,能苦中作樂,有著不完美的人生,但不要緊,因為我們都只是work in progress,最浪漫的舉動大抵是一同成長,一同老去,是那經歷時間的滄桑。

Scroll To Top